當前位置:极速赛车全天计划数据 > 小說集群 > 《僭主
字數:發布時間:2016-11-02

第49章 黑天鵝群

這一年的冬天來得急。灣區的冷雨連下幾場,雨云吹過了落基山脈,變成冰冷的雪粒子。雙方的狙擊戰在群山中丟下了大量尸體,志愿者冒著風雪,在尋找和掩埋。有些狙擊手沒有家屬,甚至沒什么戰友,被發現時往往和觀察員死在一起。黃絲帶協議簽訂之后,雙方都組織了志愿者拉網搜索。找到敵人的遺體也同樣起出,禮貌地交給對方。曼蘇爾和溫特都打算在冬季結束之前完事。

一片冷雨中,硅谷開始疏散。

鈷-60和其他幾種放射性同位素,在灣區覆蓋了一些核心位置,讓寫字樓區失去了居住區的支撐。一些輕資產公司率先搬遷。

不想搬的公司在承受離職潮。員工不是因為工資低走的,而是孩子沒地方上學、家里的牙醫走人、或者妻子最喜歡去的超市關門了。社區中心被人布設了放射性同位素,這個太坑。

有些硅谷的人甚至遷移到匹茲堡或亞特蘭大,被罵叛徒。但是這兩個城市有大名鼎鼎的網絡陪審團,許多事解決起來特別快,經濟迅速膨脹。人跟著錢走,由不得誰。

郭銳跟喪家犬一般,在灣區游逛了一陣,然后回到廢墟一般的利佛摩爾,租下一間民房開始辦公。他在東南亞、尼日利亞、南美等地建好的據點還在向美國輸送兒童,他是總接收者,不能輕動。等整個走私渠道進入調整狀態,他才有機會換地方。

細川泰司回到日本后,收購了一家叫“豐聯智能”的IT公司,對小游戲進行系統維護。郭銳幫他訓練的扈從也塞進這個公司,從此擺脫了孤家寡人的局面,周圍擠的全是人,很暖和。公司改組幾天后就跟日本黑幫沖突起來,豐聯智能派出了兩名殘疾人,當天他就成了黑社會的太上皇。監控里顯示的神一般的威力把各路黑幫都嚇壞了,無論信息上還是武力上雙方都相差好幾個數量級。政府也知道了。

從首相到天皇,日本高層全面調查豐聯智能,都有點手腳冰涼。原來大名鼎鼎的細川是它的法人,而在美國闖了大禍的小游戲是他們唯一的業務對象。他們好幾天不敢動,后來發現豐聯智能在壓服黑幫后就風平浪靜,除了跟小游戲溝通,偶爾找黑社會要保護費,其他啥也不干。一個小公務員提醒官方——細川注冊的是個公司,有一張合法的外皮。首相意識到他和小游戲都無意與政府為敵,暫時放松了下來。他想過日子?那先不要打擾了。

細川感覺到了日本政府那似有若無的照拂,還帶一點若即若離的謙恭。他身心俱暖,看到郭銳在利佛摩爾的處境十分不忍,反復勸說郭銳把學校搬到京都去。那里的氣候、環境和飲食比較適合靜心修煉!澳阍谌澜缍颊也坏奖染┒几芫毩暽窠浛刂频牡胤搅!”他對郭銳說。

其他人很不贊同細川的見識。

維克多代表維亞維拉,慷慨地把西伯利亞靠海的一大片地盤指給郭銳:“你可以直接圈幾座城。這一帶有四五十個前蘇聯的廢棄城市,有的道路和建筑還能用。關鍵是沒人打擾,適合修煉!

曼蘇爾對維亞維拉和細川泰司的建議都不贊同,“我可以負責在三個地區為你劃定區域,包括敘利亞西部、庫爾德地區和前南斯拉夫的一些山區。你隨便選址。對于人機結合的修煉者,實戰機會是很寶貴的!

鄭亞倫打算離開美國,帶領整個公司向印度搬遷。他毫不客氣地認為郭銳依然是達士集成的一份子!澳銘摳易。孟買、班加羅爾、加爾各答,哪兒都行。你修個新的堆云堡出來,一切費用公司承擔,好不好?”

舊金山市長羅米尼·安德森則力勸郭銳呆在硅谷:“大量放射性物質已經被清除或中和,都是半衰期較短的元素,沒那么可怕,很多公司并未動遷。離開了美國,你的實體會缺乏技術養分。你也不要擔心華盛頓。此戰之后聯邦軍很難再參與內戰了,艾伯拉罕·林肯的無恥行徑將不會在美國重演!

甚至遠在非洲的尼日利亞總統沙扎密西也給他帶過一條口信:“黑人兒童曾經為保衛硅谷的自由而血灑利佛摩爾,這是事實。黑非洲與你有很深的淵源,也愿意提供廣闊的發展土壤!

郭銳看自己變成人人拉攏的對象,心里有點高興。他誰都沒有答應,繼續在硅谷等待他的孩子們到達。

維克多意識到郭銳不會買自己的賬,就想讓尼娜跑一趟。

尼娜去年一年為他生了四個孩子,三個代孕,一個親生。她基本顧不上公司事務,家里肉球滿地滾,成了幼兒園大媽。她不太明白維克多的心思,“為何這么想跟郭銳交好?他的力量遠不能跟維亞維拉相比……難道已經接近了?”

“實力上還差一個量級,利佛摩爾那一仗損失很大。但這不重要了。他的殘疾兒童學校,是一個奇點!

“奇點?你說的不是宇宙爆炸的那個吧?”尼娜追問。

“也包括那個!本S克多居然點頭,“奇點是新秩序的生產源頭,是未來大量新規則的邏輯起點!

“你又冒出來個新理論?”

維克多聳聳肩,“不算。我用這個詞覺得方便。你可以換,比如凝結核,比如初始系統,隨便換。我要表達的僅僅是規則的起點!

尼娜猶豫了一下:“但是規則……到處都在產生規則吧?國家議會,還有公司董事會,甚至咖啡館里的頭腦風暴也能產生新規則!

“不算數的,那些規則只是推論,是從古老奇點釋放出來的陣陣雜波。奇點的用途是創造公理,不是推論。目前世界上的新奇點,小游戲算一個,曼蘇爾教派算一個,我們維亞維拉算比較早的一個。郭銳這個算半個!

“郭銳為啥算半個?”

“它還沒有徹底生根。你看我們大家都想爭取跟他結盟,就是在影響它的成長。其他的奇點連影響的機會都沒有了,已經定型了。小游戲將覆蓋人工智能,無論是哪種人工智能;曼蘇爾教派以天啟為旗,恐怕會走向政教合一;至于我們維亞維拉,實際是生化工程。郭銳太年輕,人機結合還有各種可能,也許最直接的方向是去統治物聯網?但那樣必須跟小游戲結盟,喪失獨立性!

尼娜搖搖腦袋:“怎么都是全球視界!國家在哪兒呢?民族也不見了!

“國家又不是必須有的。大國都是人為拼合的,是時間夠長、習俗夠強,才給了他們合法性。若從幸福感考慮,國家越小越好,花花綠綠的才開心,F在是僭主時代,民族國家都在出血,越是強國越要多出一點兒。這么大動蕩,哪個民族發達了?哪個國家撈到了?個個一身巨債!曼蘇爾教派得到了多少營養,已經有能力全球動員。放在過去,太不可思議了!

“我以為是我們維亞維拉實力最強!蹦崮炔环䴕。

“我們從人體醫療起步,根基最深而已。但是其他幾個絕對不弱。你千萬不要想去同化它們。奇點碰不得,一不小心被當做吸積盤吞掉了。我跟郭銳打交道都得小心謹慎!

“嗯!边@個尼娜同意,“他想殺誰,可真是太難逃了。艾瑞克也算今世的英雄人物!

維克多搖搖頭,“艾瑞克主要是被小游戲搞死的。小游戲被動響應某些ID的要求,不知不覺中就要了艾瑞克的命……小游戲的自我意識不強,那些ID是它的催長素,但艾瑞克對它太沒意義了。他都不上網的。我一直以為匹茲堡社區也是個奇點,結果不是的!

“當初你還曾經大力支持他!蹦崮缺г。

“那是一步錯棋,把互聯網的余波當成奇點了。我已經不好跟郭銳、曼蘇爾打交道了……希望修復關系不要讓維亞維拉付出太大代價!

“我可以跟郭銳去見一面,”尼娜回到最初的話題,“但是我怎么跟他說呢?”

維克多沉吟片刻:“讓他直接到俄羅斯的地盤上來不太可能。但是他的殘疾兒童團應該分蘗了,可以在西伯利亞幫他搞個分校,他其實該辦很多分校。世界上這么多權力真空地帶,印度、東南亞、南美、中部非洲,到處都是,他干嘛窩著不動?總不會缺錢吧?這也太侮辱奇點的身份了。你從分校的角度試試看!

“好的。你的這套想法我要直接講給他聽。我也覺得他待著不動挺奇怪的!蹦崮日f。

“你可以講一些,但不要把我對人機結合的方向判斷說給他聽到。沒別的意思,就是不想輕易影響他。交好就是了,不能僭越!

尼娜點點頭,皺著眉頭消化了一陣維克多的話,“你想這些,想過很長時間吧?力圖交好各個……奇點,這是新的外交戰略?”

“可以這么說!本S克多笑著點點頭,現在尼娜不像剛才那么笨了。

她歪頭想了想:“那你不給點實質的?維亞維拉的技術庫存里有些新鮮東西,其實可以用的!

“我就是在想這個問題。也許170歲長壽端粒技術,可以滿足這幾個巨頭的胃口!

尼娜驚訝地看看他:“這個又太下本錢了吧?而且小游戲未必理你!

維克多嘆氣:“是啊……還需要更多籌碼!

兩個人討論很久,而且第二天還召集了幾個維亞維拉的高層,一起討論。第三天尼娜才心事重重地出發了。

郭銳在中國等待尼娜。

他飛去成都看望了父母,然后賴在家里不走。事先與尼娜通了好久的電話,尼娜希望他到西伯利亞或者某個海島上見面,但郭銳不樂意。

“大陸這邊的殘疾兒童,資質太好了,我要在這里多呆一陣!

尼娜只好飛到成都。郭銳到機場接她,一見面,他就圍著尼娜轉了兩圈,盯著她的肚子看了好幾眼。

“怎么?”尼娜只好跟著他轉。

郭銳斟酌了一下,實話實說:“你說你有四個孩子?身材保持得好呀。我們分手到現在只有三年,四個孩子怎么生的?”

尼娜哭笑不得!耙灰娒嬖趺锤艺f這個?”

“我不懂維亞維拉的技術實力。你真的有四個孩子?”

“沒錯。是最近一年多陸續生下來的。一個是我自己分娩,另外三個代孕!

“哦。我懂了!

“真的懂了?”尼娜煩他,“我還沒說完呢。代孕的兩個是白俄羅斯美女,還有一個是雌性大猩猩!

郭銳瞪著她,感覺她不是吹牛,“好吧,我懂了!

“真的?”尼娜逗他,“其實我應該有五個孩子的。最后一個用機器代孕,可惜失敗了。我把自己也作為一個項目的實驗對象,F在我說完了!

“哦!惫J回味了半天她的話,傻乎乎地回答!按菩尚纱,真是牛逼!

“機器那個才厲害!”尼娜氣死了,“雌猩猩算個啥?老是抓不到重點你這笨蛋!”

“哦……這么大聲干什么!

兩個人似乎又回到了許久以前的親密無間,感覺很特異。郭銳整整衣領,挺起胸膛,把一抹禮貌的微笑掛到臉上去!皻g迎來到成都!彼麚肀崮。

“真生硬!蹦崮容p輕抱他,感覺到他的力量,“右手拿遠點兒!蟹鉗一只!

兩人走出機場大廳,不斷地互相看,仿佛在相親?斓酵\噲龅臅r候,郭銳感到背后有兩個男人在靠近。他不動聲色地落后尼娜一步,轉身擋住他們。

左邊這個挺高,穿著西裝,身材相貌都很體面;右邊這個一臉猥瑣,色瞇瞇的在打量尼娜。那眼神堪稱專注,被郭銳攔住了都還在看。

“你們想干什么?”郭銳問道。尼娜聞聲回頭。

左邊的高個子舉起雙手:“沒事,沒事!彼汩W一下旁邊焦急打車的旅客,“是這樣的。我的領導,”他指指旁邊的猥瑣男,“想跟你們談談!

“沒興趣!惫J說,“我們趕時間!彼鹉崮染妥。

那猥瑣男急忙跟上來:“一分鐘,就一分鐘。我是成都VR視享的導演,我叫劉針。你這個女伴有很強的VR明星潛質,她長得很像我在莫斯科郵購的一個充氣娃娃。我覺得有個巨大的合作機會……”他居然伸手去拉尼娜的袖子,郭銳輕輕一攔,用右手手指彈了一下他的手腕。

“哎喲!”那猥瑣男呼痛,“咝……你不要動手嘛。一分鐘總可以……”

尼娜和郭銳走到車前,郭銳拉開車門,那個猥瑣男一直跟著,喋喋不休:

“你們不要誤會,VR明星也有很多種的。我這種是很另類的概念,先是給顧客一點甜頭,跟明星好好的玩一晚上,一邊辦事一邊聊天,互相了解。但是聊天的水平老在提升,不是走心的那種,是在見識上走深,搞得顧客有點兒小狼狽。顧客狼狽了就好玩了,明星有點小小的不耐煩。幾個晚上過后,明星嫌顧客粗俗,不理他了,連加價都不理。你這個女伴氣質出眾,能承擔高品質對話的氣場。你想想這個市場效果……”

尼娜本來已經坐進去了,郭銳正要上車,尼娜又下來了。她靜靜地站在那里聽他說。

“這個局面是很有意思的,也許顧客對頭一場床上大戰沒什么印象。但是隨著你在床上越來越不耐煩,他反而有印象了,最后簡直要抓狂了。他為了下一次能跟你上床,要去翻書、翻字典、看教育視頻,這個效果就牛逼了不是?我讓一堆程序員圍著你轉,抓你的措辭,抓你的舉止,一個虛擬小組就能對付一千人……”

郭銳也從車里鉆出來了。他看看尼娜,有點想笑。

“怎么,想當一次明星?”他輕聲問尼娜。

“我沒想好,”尼娜回答,對那猥瑣男說:“給我你的名片。不要再說話了!

那人絕對不理,一邊遞上名片一邊繼續解釋:“其實跟女人上床完全是打怪通關,但是關卡得有內容啊。我那幫同行簡直亂來,做個SM光知道地下黨,給他說一個亞馬遜女戰俘他居然聽不懂!模特圈的那幫美女也是可恨,演炫富女一個比一個牛,演賤人更是出神入化,演個淪落風塵的女神她就傻了,脫離劇本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市場好大啊,這種女王落難就是最大的市場!但是演員不能沒素質,女王演成公主了哪里行嘛?!老顧客最挑剔了,你穿幫了他立馬陽萎的!一定要有工匠精神啊……”

車門關上了,汽車駛上進城的高速公路。尼娜一路上都在看這個導演的名片,一直在笑。到了郭銳的住處了都還在笑。

“你是發癔癥了!惫J無奈,“下車,我們到了!

“成都商人都這樣嗎?”尼娜笑問,“一直說一直說,不把他的話全說出來就不放你走?”

“全中國都這樣!惫J給她開門,“每個老板都有演講欲,花錢請人打工其實就是來聽他演講的……”

尼娜笑痛了肚子,出不來了。郭銳把她扶出來!澳氵@也太放松了,到底開心個啥?”

郭銳在成都的住所是個三層小樓,獨門獨戶,有一只頂配的機器狗看大門。尼娜進門后直趨客廳,把自己摔在沙發上,用腳踹著跟進來的大箱子,“你給我打開,打開!”

箱子應聲而開。她彎腰從里面撈出一個大盒子,里面是一個微流體分析器。她把它拎出來,抓過郭銳的左手,在上面噴了一點消毒劑。

“干嘛?”

“你問我為什么開心,”尼娜溫柔地說,“因為你要陪我活很久!

“多久?”

“大概170歲!彼f,“這是第一步,體檢。體檢以后還有好多流程,需要你一年半的時間。但技術是可靠的,我們試過了!

“你在說什么?”郭銳傻乎乎的看著她,但是心臟跳得有點快了。他基本聽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“維亞維拉有一項長線研究,特別花錢,特別厲害,能驅動納米機器對人類染色體的著絲粒和端粒做手腳。做成的話,我們能把一個普通人的正常壽命拉到170歲!

“你們做成了?”郭銳震撼地看著她。

“是的!

郭銳看她做。半晌,她的輕柔手指收回去了,一系列復雜的動作完成。她麻利地收拾起用具和箱子,郭銳按住她的手。

“為什么是我?”他問。

尼娜歪過腦袋看他,“是啊,為啥是你這個大笨蛋?”一副很不可思議的樣子!昂冒,這是維克多董事長的安排,里面有個長長的故事,包括世界的格局,我們對自己的定位,我們對你們的定位。很多很多!

“沒問題,我有時間聽……等等,你說的我們都是誰?還有其他人啟動了這個拉長壽命的流程?”

“你,我,維克多,曼蘇爾,細川泰司,阿列克夏,這些人是肯定做的。其他還有一些候選人,比如鄭亞倫和溫特·里杰斯。流程走完要花很多時間,納米機器不夠多,個性化操作又太多,F在能享受到這個服務的,不超過10人!

郭銳問:“阿列克夏是誰?”

“你很快就會知道了,大家回頭要找個地方見見面的。別再當問題寶寶了,你問得我都忘記該跟你說些啥了!蹦崮然卮。

“好吧!

“我先跟你說說院長的意思!彼_始跟他細說維克多的思路,包括一些本不該說的東西。尼娜對郭銳有很深的信任,與愛無關,但很牢固。他靜靜地聽完,沒有打斷。

“我本來也有開幾個分校的想法,”他說,“但是教官緊缺。打仗損失了不少人,外科醫生也跟不上。格魯曼醫生在舊金山和伯克利設了十幾個點,工作量還是飽和。最忙的時候,他一周給三個人做了義肢手術!

尼娜撇撇嘴,“缺醫生也不來找我?我們在全世界有成千上萬的醫生;仡^我跟舊金山的執行者說一聲,他會幫你的。至于教官不夠,你手把手的教人肯定是極慢的,不妨引入VR教學。神經訓練應該很適合虛擬現實吧?它既然可以幫人做愛,也能讓神經脈沖揮刀砍殺……”

郭銳眼睛一亮,開始在身上到處亂摸。尼娜伸手到口袋里掏出那個VR導演的名片。

“劉針!彼畹,“成都VR視覺享受公司首席導演!毙χ聪蚬J,“回頭可以把這家收了!

“那你當不成明星了!

“是啊……”尼娜把名片遞給郭銳,“真可惜。你覺得我給這家公司做VR艷星,有錢賺么?”

“怎么可能?他想錯了!惫J樂呵呵地打擊她的異想天開,“整個中國都不需要你這種艷星!

“為啥呀?”尼娜驚奇。我長的還行吧?

“女人是啥樣子,全看男人想要啥樣子。中國沒人演女王,說明沒需求的!

“說的好像女人的造型全看男人喜好了!蹦崮炔粷M。

“差不多吧,”郭銳琢磨了一下,“男人和女人應該是互相塑形的。哪兒有啥自我感覺?都在看對方喜不喜歡。故意扮演一個讓異性惡心的角色?真的沒見過!

他看看尼娜:“行吧,我問問這個劉針,是不是真對自己有信心,或者干脆簽個對賭協議,讓他試一把。他要是錯了,我再收編!

尼娜點點頭。當天晚上她跟郭銳一個樓上一個樓下,睡到半夜又抱到一起去了。她似乎認為郭銳比維克多還有優先權,完全沒有守貞的意思。郭銳問她,維克多要是知道了會不會大怒?尼娜仔細想了想,說不會。

“他不在乎你?”郭銳驚訝地問。

“在乎。我要是跟某個他看不上的人出軌了,他會非常在乎。跟你偶爾一晚,問題不大。你算貴客了,來我們家一趟,女主人招待你一晚很正常的。反過來也一樣,你今晚算是招待我!

“哦,好吧!蔽医裉焖闩@。

后來尼娜追問郭銳的感情生活,問不出什么來,有點難受,嫌棄他。

“你沒感情的,身邊遇到美女也不動心。別拿我當借口。當年我是跟你說明白了的,你不要我,我就嫁維克多。你真是差勁!

郭銳也無言可答。想了半天,強詞奪理:“你們女人不是經常說,遇不到合適的人嗎?我就是這樣。沒遇到合適的人!

尼娜哼了一聲,沒有說話。

郭銳繼續解釋:“我還真的沒動過心,就是沒遇到!

尼娜想罵他腦子不正常,覺得太惡毒,沒有說出口。

第二天早晨醒來,兩個人都疲憊不堪。頭天晚上并不盡興,反而身心不爽。尼娜看他的樣子就受不了,居然想拉著他上街,“我來幫你選個女人!”郭銳這下真生氣了,臉色都變了。

“你真的認為我不可救藥?”他質問她,“你這是什么行徑?簡直跟我媽一樣的討厭!”

尼娜生氣地回答:“我來看望你,還張羅給你加長壽命,結果你把日子過成了什么?我反正也沒什么事。今天不想玩,也不想吃成都的小吃……眼前就你成問題,必須解決!

“我怎么就成了問題?”

“你這樣活一百多歲有意思嗎?招嫖能過下去?你看看昨天晚上……反正你是個問題!”

“我就算是個問題,你也沒法解決。你貴姓?”郭銳瞪著她。

“那我來成都干什么?”尼娜繼續發火,“該說的話都說了,該辦的事也辦了。我回去了!”

“你回哪兒?莫斯科?”

“是啊。我本來就另有任務。維克多打算在幾天以后召集你們這些人去莫斯科走長壽進程,同時介紹那個阿列克夏給大家。我去幫他籌備!

“你多呆一天會死?”郭銳氣道。根本不聽她回家的理由。

“你找個女朋友會死?”

“……慢走不送!惫J沖口而出。

“好!”

尼娜轉身就走,郭銳怔怔的看著。走出去幾十米,尼娜轉身看他還在目送自己,不禁仰起頭,無聲笑了。

郭銳也笑了。他向她走過來,“行吧。不斗氣了。你再停留一天,我們繼續當年的那個采集狩獵的游戲!

“好!

“這回的任務是狩獵一個肥美的女性獵物。你負責鎖定目標、制定戰術、捕捉時機。我負責出擊!

“好!”尼娜興沖沖的回答。

與此同時,莫斯科的維亞維拉總部,維克多·弗拉達索維奇正在會議室里跟一個中年男人做一次路演彩排。兩人已經商議許久,走了兩次臺,現在是第三次了。

維克多要在五天后與世界上自由度最大的幾個男人會面,并隆重推出他看好的新盟友。他必須很小心。

“還是我先上場,”維克多說,“我向大家介紹一下你,然后話題轉到能源的貨幣化。最后點題,說一下超國界貨幣的經濟效能!彼粗鴷r間,在主席臺上呆了幾分鐘,下去了。

“然后是我上場,”那個中年男人說道,走到主席臺前面,“我先跟大家打招呼。你好,曼蘇爾先生,我相信真主;你好郭銳先生,我下載了很多利佛摩爾的戰斗視頻;你好,細川泰司先生,我是小游戲的積極試用者。我是俄國人,名字很長,你們可以叫我阿列克夏!

“時間還是太長,回頭精簡一點兒!本S克多在下面對他說。

“好的!卑⒘锌讼狞c點頭,“那我去掉一些多余的話!

“你繼續。后面的話很關鍵!本S克多說。

阿列克夏放慢了語速:“我是個小人物,來自烏拉爾水電儀表廠,是那里的廠長!卑⒘锌讼膹淖笸铱,掃過下面不存在的一排聽眾,“熱泉瘟疫到高潮時,俄國經濟休克。烏拉爾地區的居民苦不堪言,他們有許多農產品,但沒錢交電費;而我們烏拉爾水電公司有很多電賣不出去;隔離期間鐵路不通,我們物資緊缺!

他微笑一下,等待下面不存在的觀眾消化他的信息。

“我們是經歷過經濟休克的,這一回絕不坐以待斃。我們制造了一款智能電表,它能記錄你的耗電量,還有電表位置、家主姓名、余電、時間、哪些機器耗電多等等,各種與電有關的信息都包括了,還能同步到手機上去監控。依靠這個電表,我們直接給烏拉爾山民提供電力,同時把糧食、蔬菜、油料和木柴用電來標價,讓他們給我們供糧供貨。我給你一度電,你得給我多少糧。瞧,電成了貨幣了,單位就是度。烏拉爾山區的人把電表里的電劃來劃去,立刻擺脫了流動性危機!

他靜靜地呆著不再說話,等大家理解。維克多看著表,舉起手,覺得時間差不多了,又揮下去。

“好,”阿列克夏說道,“我每天劃出很多度電,買進糧食、蔬菜和焦炭,玩得很嗨。沒啥特殊技術。電力很通用,比起江河日下的政府信用,電的信用強壯多了。電力是生產出來的,不是靠印的,通脹是不行的。但這里有個問題:我們只在烏拉爾地區安裝了這種電表,覆蓋了不過兩百萬人口,離山外的世界很遙遠!

他又靜了一會兒。維克多看著表,揮手。

“于是我們上個月啟動了一個分布式記賬模塊,這個玩意,”阿列克夏微微促狹地看了下面一眼,“叫區塊鏈!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請先 登錄 再發表評論
登錄并評論
參與{{msglist.length}} 趕快搶沙發吧! 請文明留言,您還可以輸入{{1000-postData.msg.length}}個字
({{item.good}}) +1
#{{msglist.length-index}}
{{item.username}}回復 {{item.replyuname}} {{item.date}}
回復
极速赛车全天计划数据 极速赛车上必发彩票bf6点cc 极速赛车上必发彩票 bf30 极速赛车6码必中规律 极速赛车上必发彩票 bf30 极速赛车上必发彩票 bf30 极速赛车上必发彩票bf6点cc 极速赛车6码必中规律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终极极速赛车 终极极速赛车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极速赛车上必发彩票bf6点cc 极速赛车6码必中规律 极速赛车6码必中规律 极速赛车6码必中规律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 终极极速赛车 极速赛车6码必中规律 &终极极速赛车 极速赛车开奖记录